呜呜呜无机盐哥哥

红毛亲妈,贺天战友,努力让贺红甜蜜滚各种单

哪位小姐姐,要了这手,顺便把它的主人也带走

不能一个人心碎💔让我脑补老e老家沈阳吧

鼓浪屿上的一间小店里的下午茶,满满的悠闲和清新,喜欢这种轻轻松松的假期❤摄影感谢同行的同学❤在鼓浪屿上偶然看见这枚可爱的戒指,和我的衣服很投缘,也要感谢同行的同学❤----记一次旅行

【脑洞】e陆 哨兵向导

总觉得这个au很配e陆呢
老e和陆夫人在这座破破烂烂的城市里走了五天了,他们的任务是去爆发了丧尸危机的城市中心安装炸弹炸毁丧尸王的据点。老e是T号塔里最优秀的年轻哨兵之一,陆夫人则是T号塔哨兵们共同的向导。两个人在城里打僵尸,老e敏锐到疯癫然后夫人是不是温柔乡给点向导素。然后他们精神结合了,然后他们身体结合了。
老e的精神体大概是豹子?夫人的精神体是猫或者狗ԅ(¯ㅂ¯ԅ)大家觉得好我就写ԅ(¯ㅂ¯ԅ)再帮我决定一下精神体

情人节快乐!我是来撒糖的!哈哈哈黄暴夫夫的情人节怎么过呢?

【贺红】春节贺文(。・ω・。)ノ♡逛庙会

   ooc严重预警!ooc严重预警!ooc严重预警!
一个字就是甜| ू•ૅω•́)ᵎᵎᵎ

今年是大年初四,贺天的表叔带着儿子来家里拜年,表叔跟贺天父母喝酒吃饭,饭桌上的麻烦事让贺天觉得无聊又无奈。自己平时住着的房子就是表叔的,过年礼仪也不能太草。贺天正愁着,表叔的儿子扯着自己袖子:“哥哥,带我出去玩吧!”
    在表弟的满分帮助下,贺天成功地带着小孩从家里出来准备去逛逛庙会,然而自己逛也有点无聊,贺天想起了红毛。他一个孤家寡人,过年应该有空。
    “出来陪我逛庙会。”
    红毛正在厨房忙活着年糕,突然接到贺天的电话,莫名其妙。“多大的人了逛庙会?”
    “别废话,二十分钟之后去你家楼下。”
红毛放下电话,无奈收拾了厨房,做了一半的年糕连着蒸锅一块扔进了冰箱。切了个苹果放进保鲜盒里,又装了一杯温水,收拾好之后背着包出了门。
    贺天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哥哥我们干嘛来啊?”“接你嫂子。”贺天把三岁的小孩抱起来,省的他乱跑,别说,这孩子还挺沉的。“嫂子?好看吗?”“小伙子,我媳妇好看死了,怎么着?”“嘿嘿!”
    红毛一下楼就看见贺天抱着个三岁的小孩等着他,顿时一脸的懵逼。“贺天……”“走吧。”
    看着红毛一脸震惊地看着怀里的小孩,“这是我表弟。”“哥哥嫂子好可怕!”小孩突然在贺天怀里委屈地带着哭腔哼唧,抱着贺天的脖子不敢看红毛。
    红毛有种被世界抛弃的绝望感,不知所措地拍拍小孩后背:“宝贝你别怕,那个……”在贺天眼里红毛的语气比小孩的哭还委屈,这死孩子上来就欺负红毛让贺天觉得不爽,但是红毛委屈的样子又有些可爱,便没说什么,等着红毛哄孩子。
    红毛有些慌乱地从包里掏出刚刚给贺天准备的苹果,“那个,哥哥给你切苹果了,喜欢吃苹果吗?”
   小孩一看见吃的就忘了哭,张嘴吃下红毛用小叉子给的苹果,“好甜!好甜!”红毛尽量露出笑脸,平日里紧锁的眉头也舒展了些。贺天看着极力温和的红毛,这是少有看到红毛如此温柔的表情,除了在床上被干得神智不清时,红毛没有一秒钟是没有防备的,总是穿着带刺的外衣,让人害怕。其实温柔的红毛很好看,脸也很秀气。“宝贝儿,你觉得嫂子可怕?”   “不…不可怕了。”红毛听见小孩的肯定,才松了一口气,完全没注意到嫂子这个称呼。
    “这是我表叔家的小孩,来我们家拜年,让我带着逛庙会去。我这不怕一人照顾不过来就找你来了。”公交车上,红毛抱着小孩坐在座位上,贺天站在旁边圈着俩人。小孩吃过苹果之后让红毛抱抱,红毛接到小孩的示好惊喜万分,马上从贺天手里接过来小肉球。没成想这孩子进了红毛怀里就赖上了。贺天很开心红毛跟这小子处的挺好,看着红毛抱着小孩的样子,脑补着红毛抱着他们俩的儿子哄孩子,喂孩子,家里十分温馨。
    到站了,庙会在春节这几天就是人山人海,贺天看着人群有点头痛。“别把孩子丢了,我抱着吧。”红毛跟贺天说。“好。”俩人顺着人群走进了庙会。红毛手臂被小孩压得有点酸,不过也没说什么,一个男人连个小屁孩还抱不动,说出来也太丢人了。
   “哥哥我要那个!”小孩指着糖人儿叫唤。
   “好,我去给你买。”贺天找出零钱,又跟红毛说:“抱着他去边上等我会儿吧,一会儿给你也吹个糖人儿。”
    红毛瞪了他一眼:“你丫别废话,赶紧去!”红毛说完就后悔了,在小孩面前哪能说脏话呢?贺天心一横挤进小孩堆儿里买糖人。“师傅,您给我先吹个小猴儿,再吹个桃儿。”
    一会儿贺天拿着俩糖人儿大摇大摆地回来了,“宝贝儿拿着你这猴儿。媳妇,拿着你这屁股。”
    红毛看着贺天一脸的猥琐样,操字没出口生生噎了回去。“有小孩跟这儿你耍什么流氓?”红毛抱着孩子瞪贺天。
    贺天看小孩正舔着小猴,自己舔了口桃子,然后对着红毛的嘴就亲了下去。红毛一惊,脸瞬间红了,“你当着这么多人,干嘛啊你!”“你还害臊了?没事!”“你有多远死多远!”贺天又准备甜红毛小嘴一口,红毛赶紧拿小孩挡在俩人中间。看着死崽子在红毛怀里养尊处优的样子,贺天也无奈了。
    仨人继续溜达,红毛手臂很酸,就问小孩:“宝宝,要不骑哥哥肩膀上,这样宝宝能看得更高!”小孩不出意外地同意了。骑在红毛肩膀上,啃着糖人,看着人群里的各种杂耍艺人的表演,小孩高兴极了。贺天却越发烦躁,红毛哄小孩那温和又满足的样子让贺天早就想按在床上让红毛赶紧怀孕。
    “小子,让你嫂子歇一会儿,过来我抱着你。”贺天看红毛胳膊酸脖子酸的,想轮着让红毛歇会儿。没成想这小子抱着红毛的脑袋不撒手:“我要红毛哥哥骑!”“我靠你这小子还想骑我老婆?!”贺天冲着小孩假装生气地喊了一句,却换来了红毛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肩膀上,和红扑扑的一张脸:“你瞎说什么你!”
    俩人继续往前走,看见请平安符的,红毛让贺天去买一个。“得了……”贺天觉得人多麻烦,红毛却很坚决。“你不去我去!”红毛皱着眉背着孩子就要往人堆里扎。贺天实在没有办法,硬着头皮挤进人堆。
    “红毛哥哥,我要吃那个糖葫芦!”小孩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摊位喊着。红毛怕跟贺天走散,哄着肩上的小孩:“宝宝等你哥哥回来咱们再去好不好?”“咱们去嘛去嘛!”小孩开始折腾,红毛更害怕稳不住小孩,只能带着去。
贺天卖完平安符回来约定的地方,却没找着媳妇,倒也没着急,走到路边上等着红毛带着小孩回来。看着手里的平安符,贺天捉摸着红毛要许什么愿。让我操一辈子?
    贺天正想着,一眼看见了惹眼的红毛和肩膀上坐着的小孩,挥着手里的糖葫芦吃的正美。“媳妇,跑哪儿去了?”“买完了?”贺天递过来手里攥了好久的平安符,红毛让小孩下地,自己写平安符。贺天拉着孩子,想着偷看红毛写的是什么,却被人藏得死死得,白费劲。
    “写的什么啊?”“不跟你说。”红毛把平安符挂在栅栏上,准备接着背孩子,小孩却让贺天一把扛起来放到肩上。“孩子,凑合凑合哥哥背着你吧?”“不要!”小孩捶了捶贺天的脑袋,“老实点孩子!”红毛终于可以放松放松,知道贺天是为了帮自己省省力气,又惹了个大红脸。
    “妈,这是我同学。”红毛在贺天的强硬要求下跟着一起回了家。“阿姨好。”红毛清楚自己长得不良,果然贺天的妈妈也没给什么回应,只是礼貌性地让红毛进家里玩。红毛把家里的长辈挨个儿叫了一遍,跟着贺天去了他的卧室。
    “你婆婆挺喜欢你的。”贺天把红毛扑倒在床上,手往红毛衣服里伸。红毛意外的没有反抗,自己发着呆。“想什么呢?”贺天不满红毛的分心,坏心眼地捏了红毛的乳尖一下。瞬间的酥麻让红毛猛地回神,“别弄!”“上我的床了还敢发呆?”“……”“想什么呢?”贺天轻抚着红毛有些扎手的头发,“你知不知道你看孩子时候有多可爱?让我特别想狠狠干你一炮。”“流氓。”“来,我告诉你什么叫真流氓。”
    “爸爸,今天去庙会太好玩啦!”“是吗?宝宝喜欢和贺天哥哥玩?”“我喜欢红毛哥哥!”表叔看着贺天房间紧闭的房门,还有小孩一脸的高兴,贺天的小男朋友?我家侄子眼光不错。
   

红毛到底许了什么愿?除了贺天一年平平安安踏踏实实还能有什么?┑( ̄Д  ̄)┍

End

校草×校霸?!【贺红abo,校园,非原著】part2

甜文预警,严重ooc预警,我只是发糖的,贺红大法好!(。・ω・。)ノ♡

红毛莫名其妙认识了贺天之后,跟身边的小弟们打听贺天的消息,得到的答复都是——帅哥啊!高富帅啊!alpha啊超级帅!马勒戈壁的,红毛从没听过别人管自己叫高富帅!红毛气哼哼地想着,贺天明明就是个人前完美人后败类的强势alpha,一点理都不讲。
上次的纠纷之后,贺天屡次针对红毛。在他打篮球时故意冲上来抢断盖帽,红毛起初一直抗争,但是也没见好转,该招还招。没办法,红毛选择跑跑步放松一下,结果让贺天冲出来一脚绊倒,正好栽倒终点线上。红毛真服了贺天死缠烂打,各种坑人还不说到底什么目的。红毛不忿地爬起来一拳朝着贺天的脸去了,然而对方迅速擒住自己的手腕,被抓得手腕都要断了,更别想什么跟人打架了。“你丫想干嘛啊!”红毛哭丧着脸对着一脸坏笑的贺天。贺天一把把红毛拉到自己面前,身高的优势和alpha天生的强势压得红毛有点喘不过气来。“你问我想干嘛?我想认识认识你啊。”紧接着一巴掌拍到红毛屁股上。红毛满脑子的草泥马奔腾而过,感受着刚刚的大手,红毛完全反应不过来了。
“所以说红毛最近被贺天骚扰了?!”红毛的室友听说之后发现新大陆一样,讨论着红毛做受是什么效果。
“红毛腰又软又细。”
“脸特容易红。”
“锁骨和蝴蝶骨好看!”红毛听得太阳穴一阵生疼,这宿舍真他妈危险。
“老子什么时候说跟那个变态有关系了?”红毛听上铺那个死基佬说自己被压的细节实在听不下去了,三两下爬上他的床把他摁倒在被子里。
上铺一脸的震惊,继而眨眨大眼,“红毛,你难道,是攻?还看上我了?”
“我看上你大爷了!”
贺天最近常常来beta宿舍闲逛,男生宿舍,三种性别同楼不同层,所以贺天大摇大摆在红毛他们楼层遛弯也没人管得了,但恶心人的是,他老乱放信息素。
“贺天,你最近为什么老来B和O这层?”见一在无数次看见贺天路过自己宿舍之后忍不住问了。
贺天露出标志性的假笑:“因为我看上你了。”
见一白眼一翻:“那我拜托你下次拖着展希希一块来我们这层,就当追我送礼了。顺便,我们舍友让你招得发情期紊乱了,你丫收着点信息素!”
贺天一把拽过见一,暧昧地俯身:“我的信息素可是为你释放的。”
红毛和上铺从宿舍出来准备去食堂觅食,一出门就看见贺天在走廊里对着一黄毛耍流氓。又想起来屁股上那一巴掌,红毛脸瞬间黑了。说你丫种马你还真不含糊啊,那个黄毛不知道是B还是O,我特么还以为我挺特殊呢,敢情对谁都这样。红毛假装没看见贺天,拉着上铺就往外走,上铺一脸懵逼。
“卧槽红毛,刚他干嘛呢?!”上铺拉住红毛,“你跑什么啊!诶不是,不是说贺天追你吗?”
红毛沉着脸:“老子说了不认识那傻逼。”上铺看红毛脸色不好,没说什么,拉着红毛往食堂走了。
贺天知道刚才红毛看见自己和见一逗那表情,整个一晴转阴,内心暗喜红毛已经会吃醋了。“诶诶,这就是,你最近喜欢的?beta?”见一看着红毛的背影,再看看贺天那一脸坏笑。贺天只笑不答,见一鄙视地竖了中指:“瞧你那猥琐样吧!老子凭什么给你打掩护!”
红毛从在宿舍楼看见贺天后一直低气压,上铺明白他可能是不爽贺天调戏别人,就故意逗红毛。
“你说那贺天,怎么逮谁撩谁?”
“道德败坏。”
“你不喜欢他?”
“我恶心他!”
“你不校霸吗,怕他干嘛?跑什么啊!”
“傻逼,谁怕他了!”红毛拿筷子戳着盘子里已经成了筛子的馅饼,“早晚有一天我特么……”
“诶,你知道有个词叫,受气媳妇吗?”“傻逼啊你!”
贺天到食堂之后一眼看见那抹耀眼的红色,使劲戳馅饼那小样儿把贺天看得心里一阵酥麻。贺天买了一屉包子端着盘子去了红毛对面,上铺看着这校草级的人物径直到自己这桌来,就知道他是来冲着红毛来了,但是刚才在走廊里看见的贺天调戏对面黄毛也不是梦游啊。
“诶,贺天来了。”
“别说话,就当没看见。”红毛一脸嫌弃地看着馅饼。
“没人吧。”
“……”
“这破馅饼,还吃的了吗?”
“你管的着啊?!”红毛说话语气刺极了,上铺觉得贺天上来和和气气的,红毛这么回有点不合适,这是……小媳妇撒娇啊?对面的贺天倒是没有一点不乐意,兴致勃勃地盯着红毛紧紧皱眉的脸。
一个包子夹进红毛的盘子里,“三鲜馅的,挺好吃的。”
“……”红毛什么都没说,夹起来三两口啃了,期间贺天一直盯着红毛,这货怎么跟小野猫似的,吃东西都这么猛。
“那什么,刚才在走廊里干嘛不跟我打招呼?”
“看你忙着泡汉子。”想起刚刚贺天和那小黄毛的亲密样红毛一阵不爽。
“吃醋?”
“滚蛋!”红毛又开始吃被自己戳烂的馅饼。
“这馅饼你还能吃?”
“你妈没教过你不能浪费粮食啊!”
“你教我了。”贺天把馅饼夹进自己盘子里,把包子给了红毛。
红毛脸微微泛红。“谢了。”贺天一边吃馅饼一边看红毛啃包子。这小子脸上的小伤疤还挺多,可能是老打架受的伤,这一脑袋红毛也挺好看,顺眼,就是这眉头,总是蹙着。
上铺看着贺天这一脸的痴汉,好像明白了一些事情……身为基佬明确地懂了,贺天百分之百喜欢红毛!只是你们俩吃个饭,眉来眼去的,夫妻档满满的。我一个人看着确实不太舒服!

tbc……更文会慢……春节好忙……

校草×校霸?! 【贺红abo校园向,非原著】part1

贺红无脑文| ू•ૅω•́)ᵎᵎᵎ终于自己产系列| ू•ૅω•́)ᵎᵎᵎ甜蜜向abo不会虐的,ooc有,肉应该少吧不想炖_(:з」∠)_进展不会太快

红毛是学校数一数二的校霸,这个校霸是个beta,和普通的校霸一样,他打扮的一身刺,天天紧缩眉头,看见谁都跟欠他五百万似的,就算没有alpha凌厉的信息素,气场也毫不逊色。有一些所谓的小弟,有一些跟在身后狐假虎威的女生,有一些看起来很社会的大哥。红毛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了校霸,可能是自己从来不服打,有不输给alpha的战斗力,当然也没那么容易被打趴下,浑身上下的倔劲儿。用同学们的话说,比alpha就差点信息素,但是很多alpha可比不上红毛敢做敢当的大哥劲儿。其实,他谁都没欺负过,没抢过别人一块零花钱,没抽过别人递过来的烟,也不愿意跟人家上欢场里找乐子。这校霸当的整个儿一白当,除了瞧着咋呼一点儿没别的用。
 
贺天是学校公认的校草,非常强大的alpha,用他的朋友见一的话说,身边的omega比头发丝还多,家里一百张床都不够滚的。但是贺天表示拒绝,全学校的omega的气味,除了见一没一个闻着舒服的。贺天不喜欢甜的,所以大部分omega们的味道对他来说就俩字,腻味。贺天觉得见一这种软软的牛奶味其实真的很不错,也尝试着勾搭见一,但是鉴于他一心单恋展正希,贺天决定不和兄弟抢老婆。这校草当的,除了看着帅,也没什么别的用,用贺天的话说,不是不喜欢你,是你的气味不适合我。谁让人家高富帅?就是这么横。
 
红毛的小弟说了,老大最近新交一女朋友,是个温柔漂亮的omega。红毛天天对着这姑娘都不知道怎么哄着合适了,无论是陪着玩的时候还是照顾生活的时候都勤勤恳恳,但是这一天还是到了。
 
某软妹:“红毛,那个,我觉得我们不太合适。”
红毛:【一脸蒙逼.jpg】“我觉得挺好啊。”
某软妹:“我觉得,虽然你真的挺好的,但是,你更像我哥哥……”
红毛内心os:大姐,玛丽苏电视剧看多了?挺套路啊哈哈哈。
红毛:“你不用说了,祝你幸福,我送你回宿舍吧,最后一次。”
然后红毛在妹子楼下等着她上楼,看到她站在窗口,自以为很帅地转身离去。“框!”窗户被大力关上了。
 
“我操你妈……”红毛一脸不爽,谁说omega温柔可爱,这特么不是坑人是什么?老子的血汗钱都让你丫就饭吃了,你有本事把我给你买的手机还我啊,你丫有本事关窗户了还。
路人看着校霸这一脸戾气纷纷不敢靠近,“哎呀红毛是不是又要去治谁了?”“别瞎说!快走。”
红毛更心酸了,老子长的哪难看了,我日你妹妹,离我远远儿的又碰不着你害怕什么啊?我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吗我!
 
一天,红毛正在路上啃着面包,纠结着要不要去上早自习。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个,贺天……”妹子自以为娇羞地抬头,“我喜欢你好久了,能不能和我交往!”
红毛脑子里某根弦“啪”地断了。
“卧槽神特么好久了,感情你跟我好时候就看上这种马了是吗?”再反应过来红毛已经一手拽着贺天的领子一手握紧贺天的肩膀了。对着贺天吼出这句话,红毛又觉得自己有点没理了,贺天又没啥错,但是已经端起来架势了,也没法说散架就散架啊。
“喂,你谁啊?”贺天面不改色,仍然是面无表情看着对面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红毛小子。别说,这真够劲的,这小脸白乎乎的,就是老皱个眉头。
“老子是这姑娘她哥哥!”红毛转脸对着omega妹子,“你喜欢贺天?你怎么不跟我说啊……”对着女孩,声音不由自主地轻声细语起来。
“我不是……”妹子现在有种女主的感觉,校草和校霸抢自己这种剧情真不是随随便便就碰的上的!
“姑娘,我最近不要女朋友了。”贺天突然接话了,“你赶紧上课去吧,别浪费时间了。”
“什么!”姑娘还没来得及哭呢,红毛这手又抓起来贺天的领子了。
贺天内心os:等我把你弄回家今天这衬衫熨一百次!
红毛:“你怎么这么和女孩说话?她得多伤心啊!”
贺天:“你先松手。”不怀好意地靠近红毛,贺天感受到红毛不是alpha便坏心眼地释放信息素压制。“妈的你们这种alpha用信息素压人的老子见多了,告诉你,我还就不怕这个!”红毛一向看不惯拿信息素压人的alpha,在各种约架里也被迫强忍信息素的压制。所以贺天释放的信息素,虽然像一把刀似的夹在红毛脖子上,但是他一点也不害怕。
贺天:【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jpg】“你想打架?”
红毛:“你不能那样跟女孩说话!”
贺天:“我愿意怎么说,你管不了。”贺天握紧红毛扯着自己的手,一个用力扯下来。红毛一阵紧张,我靠这真是劲儿大,马勒戈壁的老子手动不了了!
妹子:“啊你们别打架啊,会因为我而打架吗?”
贺天:“呵呵,你先回去吧,这儿没你什么事儿。”
红毛:“我的好妹妹,你被拒了就赶紧走吧。”
妹子:【哭泣.jpg】“呜……”哭着跑开了。
贺天:“我可不认识你女朋友。”
红毛:“撒手,我知道!”
贺天:“但是我认识你,红毛?”
红毛:“啊?”卧槽老子的校霸威名已经传进校草这了?老子果然威名远扬!

既然大家都被渣到了我们就开心一下←_←不要优雅(。・ω・。)ノ♡相信日后会甜回来的(ಥ_ಥ)(ಥ_ಥ)(ಥ_ಥ)

贺红论坛体【记录我和我喜欢的人的故事】
番外p2 见一助攻之后贺红干了什么?


除了干还能干什么(●—●)所以就爽爽干吧(●—●)我什么都没说(●—●)

贺天@阿云 红毛@罗慕

老公对不起我懒得转文档了奇怪就奇怪吧我就这么发了!www晚上给你做饭!